• 歡迎訪問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門戶網站——蘄州在線! 關注微信 關注微博 關注抖音 關注快手
    蘄州在線
    搜索

    蘇東坡最有味道的一首詞,也不如神醫故事有創意

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1#
    發表于 2019-2-24 19:05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 IP:廣東惠州

      元豐五年,“烏臺詩案”,蘇東坡已經貶謫黃州兩年了,對于種地的興趣越來越濃。

      三月七日,在古耕道等“農業專家”的陪同下,蘇東坡興沖沖前往30多里外的沙湖,聽說那兒有塊好田要賣。

      田確實不錯,但開價太高,蘇東坡買不起,一行人高興而來悻悻而去;爻贪肼飞嫌钟霰┯,家僮腿快,轉眼跑沒影了,眾人慌了手腳,可雨具都在家僮身上,只得抱頭狂奔。

      蘇東坡不跑,在雨中緩步徐行。

      雨來得快去得也快,不一會兒就停了,眾人個個淋得像落湯雞,笑罵不停。蘇東坡放聲吟道:

      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輕勝馬,誰怕?一蓑煙雨任平生。

      料峭春風吹酒醒,微冷,山頭斜照卻相迎;厥紫騺硎捝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      這首《定風波》前有小序:“三月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,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狽,余獨不覺。已而遂晴,故作此詞!

      這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,激發了蘇東坡那壓抑已久的豪情,大風大浪之后,蘇東坡成熟了,任你風狂雨驟,我自能定住風波。

      風雨之中,昂首挺胸;風雨過后,天下太平。很多人都喜歡“回首向來蕭瑟處,歸去,也無風雨也無晴”這句,此句看似風平浪靜,然而人生中不知要經歷多少的風起云涌,才能到達此等境界。

      暴雨中得來的詞很曠達,身體受不了。


      三月的雨涼意甚濃,第二天蘇東坡覺左臂腫疼難忍,難以屈伸,打聽得蘄州麻橋龐安常大夫醫術頗高,遂前往求診。

      見到醫生,蘇東坡說:“大夫,我胳膊疼!

      龐安常醫生皺著眉頭,一言不發,取過紙筆就開方。

      蘇東坡眼都直了,聽說醫生的工作效率高,能三兩分鐘看一個病人開一堆藥,可這也太離譜了吧,一句話不問就敢開藥方?

      他這兒琢磨,龐醫生把紙條遞了過來,還是不說話,一努嘴:喏。

      蘇東坡接過來一看,這醫生的字寫得真不錯,不是常見的那種鬼畫符“醫生體”,工工整整四個大字——“我是聾子”。

      蘇東坡笑了,我就說嗎,還沒到“時間就是金錢,效率就是生命”的年代。他提起筆來把自己的病情寫在紙上,龐醫生一番“望”加“切”,沒“聞”也沒“問”,已經有了結論,他取出銀針,給蘇東坡針炙。

      …

      大半個時辰,蘇東坡覺酸疼感漸去。前后左右甩甩胳膊,完好如初,蘇東坡特佩服龐醫生的技術,挑著大指在紙上寫道:“先生真神醫異人也!

      龐醫生一笑:“先生文章泰斗,真神人異士也!

      蘇東坡笑哈哈又寫一句:“吾與君皆異人也,吾以手為口,君以眼為耳!贬t患雙方握手大笑,僅僅半天時間,大家就從工作關系一變而成為哥們兒。

      …

      龐安常也是“蘇粉”,特關門歇業半天,陪著蘇東坡到附近的清泉寺游玩。

      清泉寺始建于唐德宗年間,寺臨蘭溪,中國的河流都是“一江春水向東流”,而蘭溪卻相反,從東向西流。這一奇景讓蘇東坡感慨不已,填《浣溪沙》一首:

      山下蘭芽浸短溪,松間沙土凈無泥。蕭蕭暮雨子規啼。

      誰道人生無再少,門前流水尚能西。休將白發唱黃雞。

      龐安時,字安常,自號蘄水道人,出身中醫世家,有多種醫學著作傳世。蘇東坡說他“博物通古今”,行醫不愛錢,最喜古書畫,《東坡志林》謂“龐安常為醫,不志于利,得善書古畫,喜輒不自勝!

      龐安常著有《傷寒論》,蘇東坡和弟子黃庭堅都為他寫了序。黃庭堅在序言中說“家富多后房”,家里有錢,這哥們兒從小就愛玩,“為氣任俠,斗雞走狗,蹴鞠擊球,少年豪縱事,無所不為。博弈音技,一工所難而兼能之!

      蘇東坡的另一位弟子張耒極贊龐安學的醫術和仁心,有《贈龐安常先生》詩曰:“德公本自隱襄陽,治病翻成客滿堂。懶把窮通求日者,試將多病問醫王。一丸五色寧無藥,兩部千金合有方。他日傾河如石鼓,著書猶愿記柴桑!

      …

      《宋史龐安時傳》曰:“為人治病,率十愈八九。踵門求診者,為辟邸舍居之,親視、藥物,必愈而后遣;其不可為者,必實告之,不復為治;钊藷o數。病家持金帛來謝,不盡取也!

      龐安常的醫術有多高明?《宋史龐安時傳》舉了個例子,桐城一民婦生孩子,生了七天也沒生出來,“百術無所效”。龐安常來了一看,馬上讓其家人以熱水溫暖其腰腹,自己給她上下按摩一番后,取銀針刺入,很快孕婦就生了個男孩。

      在場的都驚呆了,人皆呼為神醫,按龐安常的解釋,“兒已出胞,而一手誤執母腸不復能脫,故非符藥所能為。吾隔腹捫兒手所在,針其虎口,既痛即縮手,所以遽生,無他術也!

      這個孩子吧,已經出了胞胎,但一只手還抓著媽媽的腸子不松手,所以生不下來,用藥也起不到效果。我隔著孕婦的肚皮摸到胎兒的手,用針刺了他的虎口,他一疼就松手了,所以就生出來了。

      說完,龐安常讓人把孩子抱過來,右手虎口處果然有針扎過的痕跡。

      …

      一個小嬰兒,能抓著媽媽的腸子七天不撒手,名醫一針見效。

      我的天哪,太神奇了!

      遺憾的是在中醫故事中,這樣的神奇是互用的,周作人《風雨談·關于傅青主》中就說到這故事的主角是名醫傅山,《仙儒外紀》一書“屢記其奇跡,最有名的要算那兒握母心,針中腕穴而產,小兒手有刺痕的一案!

      雖然“劉青園在《常談》中力辯其謬,以為兒手無論如何都不能摸著心臟”,但不影響這樣神奇的傳說四處傳播。本應是“科學”,生生弄成了“玄學”。

      更諷刺的是,《宋史龐安時傳》中說有人問龐安常,作為一個名醫,你覺得神醫華倫的故事是真的嗎?龐安常答不可能!那神的都不是人了,這是寫歷史的胡說——“術若是,非人所能為也。其史之妄乎!

      然后,在龐安常的傳記中,也被人如法炮制。這有文人胡扯的成份,也有時代的局限,可笑的是至今,還有人很虔誠的相信,作為曾經的“偉大成就”四處胡掄。

    分享到: 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
    收藏收藏
    使用 高級模式(可批量傳圖、插入視頻等)
   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    伊人久久精品久久亚洲一区,这里只有精品亚洲,人妻av中文无码专区,国产一级a 在线观看